音樂教育,從升學到美育

[來源:未知][作者:南京新聞網] [日期:2019-06-28 08:26]

如今33歲的張炎,在裝修搬家的時候,找到了自己上小學時的考級證書,拿到這張證書之后的20年,他再也沒有摸過手風琴。直到單位人事部門在履歷里發現他在中學時填寫的這項“特長”,請他在公司年會上表演,張炎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找不到左手貝斯鍵的位置了。

“當初學琴,只是為了考級,然后換算成分數,進重點初中。”張炎說,自己學手風琴的原因,是父母要求他學,而選手風琴的原因,是因為手風琴左右手配合較難,所以在同齡人里,考級級數一般低于學鋼琴的,在換算成當時某所重點初中的入學評分時有優勢。然而,在拿到錄取通知書之后,張炎的手風琴就被放在了柜子深處。后來,他問過一起學琴的同學,大家的經歷也大多如此。“只是為了考級拼命地反復練幾首規定的曲子,練到自己都想吐了,談不上喜歡,自然也不會再接觸。”

張炎發現,自己昔日的小學、中學同學群,正在成為新的小學入學群,已經有子女的同學們,競相討論著入學信息,沒有孩子的同學反倒少了許多話題。在這些討論內容中,不少人開始爭論該讓孩子學什么樂器。他發現,與自己那一代人只學某一種普遍使用的樂器不同,如今一些家長開始讓孩子另辟蹊徑。“管弦樂、民樂、打擊樂,什么都有,前些年不少人選擇小眾樂器,其實是盯著某幾個學校的特長生招生。不過,現在特長生招生這扇門關閉了,家長們對孩子學習音樂的態度也開始轉變,逐漸去功利化,變成讓孩子享受音樂。”

葡萄樹中法音樂教育機構創始人田萌,還記得她剛到法國大巴黎國立音樂學院學習時,初遇其他國家同學的情形。田萌發現,與國內很多孩子是為了升學才學音樂不同,很多外國留學生,最初其實是因為興趣,為了提升自己的綜合素養,才選擇接觸音樂,開始學習音樂。這樣的差別,令她感慨頗深。

通過對比不同國家同學、同事的經歷,田萌反思著過度應試化的音樂教育,對學生的不利影響。在她看來,音樂學習應當是一個享受音樂的過程,通過這樣的過程,去挖掘內心深處的美好,并學會借助音樂將這樣的美好感染給更多人,而不應當是“僅僅學會幾首曲子來應付考試”。

把美傳遞給更多人

一些擁有管弦樂或民樂隊的學校,在過去幾年會有特長生招生,由于“大眾”樂器競爭人多,有的家長則選擇小眾樂器,而非考慮孩子的興趣。但是,這樣的逆向選擇也會扎堆,往往幾年后,小眾樂器的特長生名額也競爭者云集。

范女士一直想讓女兒學大提琴,因為這在特長生招生時是一個“萬金油”樂器。對于中小學而言,不論是管弦樂團還是民樂團,大提琴都有一席之地,但女兒明顯不喜歡學大提琴,為此母女倆沒少拌嘴,家庭關系也一度緊張。

“導師的四個孩子,除了一個還在念大學,其余都是做律師醫生什么的,在社會上頗有地位,但都不是從事音樂行業。”田萌回憶她在圣誕節時,到導師家中參加聚會的情形。“客套寒暄之后,四個孩子,有的彈琴、有的唱歌,非常專業,節日聚會成了一個小型的家庭音樂會。”

四個來自音樂家庭的孩子,卻并非選擇音樂作為自己的職業,但是都具備良好的音樂素養,并且可以做到信手拈來,這給田萌帶來了觀念上的沖擊。“在他們看來,學音樂不是為了進好學校,也不是打算以此為職業,而是綜合素養培養中必不可缺的。以這樣理念學到的音樂,不僅僅能陶冶情操,豐富生活情趣,也成為家庭內部以及鄰里社區之間的黏合劑。”

“傳統的教學方法,比如一個老師在大教室里對著幾十個孩子教同樣的內容,肯定達不到這樣的效果。”英國利物浦大學音樂學碩士張銘洋說,“音樂教育的根本還是用音樂育人,以文化人,立德樹人。高質量音樂教育教學要循序漸進、精準施教、觸類旁通、以樂教人、以美育人。”

在張銘洋看來,音樂教育本身就是美育的一部分,“音樂讓孩子知道,何為美,如何學會美,如何把美傳遞給更多人。”要實現這樣的美育,就需要對孩子因人而異、因材施教,以啟發他們。

音樂教育不能僅局限于“教唱幾首歌”

但在實際教學過程中,并不是所有教育機構,都擁有豐富的音樂教學資源,以達到美育的效果。根據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于2018年發布的《國家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通過在2015~2017年期間對全國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973個縣市區的572314名四年級、八年級學生進行監測,發現學生演唱表現較好,但音樂聽辨能力與賞析能力有待提高。

監測報告還顯示,在對音樂的節奏、節拍、音色、力度、速度等音樂基礎要素的聽辨上,四年級學生的題目答對率只有52.9%,八年級只有53.8%。在對音樂作品的風格、體裁與形式、情緒與情感以及名家名曲的賞析方面,四年級學生的題目答對率只有66.1%,八年級只有63.2%。

導致學生歌唱得好,聽辨能力和賞析能力不足的原因,是很多學校的音樂教育能力僅僅局限于“教唱幾首歌”。另外,不同學校的音樂教育,不論是軟硬件條件還是師資生源水平,都有很大的差異。一些擁有樂隊、舞蹈隊的知名學校,音樂教學能力遠勝普通中小學,對于音樂特長生的吸引力也更強,形成強者更強的態勢。

不過,這樣的態勢正在被改變。按照教育部“普通中小學2020年前取消各類特長生招生”的要求,近幾年許多城市逐漸取消各類特長生招生,釋放優質學位用于派位入學。這也讓家長們對音樂教育的觀念發生變化,越來越多的家長,選擇讓孩子接受音樂教育的目的,不再是升學,而是提升綜合素養。

特長生招生被取消后,一個新的情況也隨之出現,一些中學有傳統的音樂團隊,且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失去特長生之后,這些團體該如何補充新鮮血液呢?記者觀察到,已經有一些中學教育集團,為集團內對口小學進行音樂課外活動扶持,這樣的新方式,不僅在教育集團內保留了音樂特色,也豐富了相關小學的音樂教育資源,惠及更多學生。

當然,還是有很多中小學,缺少足夠的音樂教育資源。“雖然很多家長都希望學校多教音樂,但學校從場地到樂器資源都確實有限。”有公辦小學音樂教師坦言,“此外,音樂教學是非常專業的,也是存在細分領域的,沒法做到一個師范學校畢業的音樂老師,又教唱歌,又能教各種樂器,又能指揮樂隊,還能帶舞蹈課。”教育部的報告也顯示,在配備了藝術專用教室的學校中,39%的四年級和31.9%的八年級音樂教師從不或很少使用音樂專用教室。

對此,也有專家建議,中小學可以考慮與校外社會機構合作,利用校外社會機構的師資、場地、樂器等資源,采取購買服務的方式,為學生拓展更多音樂學習的機會。

趙昂

友情鏈接:

千斤顶或更好1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