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偉大時代謳歌

[來源:未知][作者:南京新聞網] [日期:2019-07-02 08:33]

20世紀80年代初,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遍了祖國的每一個角落,中國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黨和政府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對文化的提升也極為重視。如何讓傳統文化一脈相承、代代相傳,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代議題。而時代給了我們這代人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正所謂生逢其時。恢復成立蘇州評彈學校,用專業的學校制成批培養青年一代評彈演員,黨和國家領導人、酷愛評彈的陳云老首長還親自為學校題寫了校名,我有幸趕上了這個好時代,成了72名首屆學生中的一員。在學校學習的三年時間,我們得到了眾多蘇州評話大師面對面的悉心指導和點撥,如:顧宏伯、張鴻聲、金聲伯、吳君玉、強逸麟等,都常駐學校教授書技,為我們這一代演員打下了扎實的基本功,大師們所傳授的說、表、噱、演等說書技巧,在我們今天的藝術實踐和探索中都起到了極大作用,受益終身。可以想象,如果沒有黨和政府的重視、離開了時代的推動,我們怎么可能在如此專業的曲藝藝術學校,跟隨一批大師級的名家學藝成長?

畢業后不久,我來到了上海市黃浦區新長征評彈團工作,整整十年的一線演出經歷,讓我得到了很大的鍛煉。在演出中,把自己的所學付諸實踐,也使自己的藝術逐漸成熟起來。而此時傳統曲藝又面臨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我所在的新長征評彈團是一個區級小團,由于受到了各種因素的沖擊,瀕臨解散的邊緣,我和一些同事也做好了轉業的思想準備。就在此時,上海市的領導提出了發展經濟的同時要保護傳統藝術、愛護藝術人才的指示,我們作為優秀人才和緊缺人才有幸從一個區級小團被調入了上海評彈團,由此,不但繼續了自己的藝術之路,還踏上了一個更高的平臺,走入了一片更寬闊的天地。這對我的藝術生涯來說是一次決定性的轉折,如此幸運全仰仗黨和政府對文化藝術的關懷,全仰仗時代的呵護。雖然此事過去二十多年了,但今天說起來,我的內心依然充滿著激動和感激。

1996年年初,我來到了向往已久的上海評彈團,來到了我兒時心中的藝術殿堂,那一年我31歲。劇團花了大力氣培養我們這一年齡段的年輕人。記得當時各級領導對我們的要求是:希望你們牢記你們是承上啟下的一代,要多多學習、好好學習,現在你們是評彈舞臺的可塑之才,未來是傳授書藝的師資力量,年輕人,加油!我們記住了領導的囑咐,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在以后的學習演出和實踐中踏踏實實地鉆研藝術。如今,我們這一代人終于可以說,我們沒有辜負時代的重任,當年的青年演員已經成長為舞臺上的中堅力量和藝術上的傳承者。

現在的上海評彈團是直屬上海市委宣傳部上海戲曲中心領導的國有劇團,劇團老中青三代演員結構合理、作品豐富、演出眾多,我們是幸運的一代,我們的幸運在于趕上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好時代。

近幾年,我除了做好演出和傳承教學工作之外,還一直在做一件事情:不斷嘗試著為蘇州評話尋找更多的演出題材和演出樣式,為評話藝術謳歌時代作出各種探索。我想,這既是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也是一名文藝工作者應盡的責任。

編演中篇蘇州評話,是近些年來我一直嘗試摸索的一種新型的演出模式。我們創作并上演了《野狼谷傳奇》《戰馬赤兔》《唐三彩》三部作品,取得了較好的評價,今年的第四部中篇,講述中國海軍故事的《我愛這藍色的海洋》,也即將在國慶節期間推出,我創作演出中篇評話的初衷,就是想盡可能吸引年輕人走進書場來聽我們說書。年輕人因為工作學習繁忙,已經很少有大量時間來聽每天一場的長篇連續書目了。而花兩個小時聽一個精彩故事,中篇評話在篇幅上相對符合年輕人的喜好和需求。

我在創作新的中篇時,特別注重作品的時代性和正能量。《戰馬赤兔》是通過呂布、曹操、關羽對于赤兔胭脂馬的不同態度和不同故事,詮釋了生活就是一面鏡子,你如何對它,它就如何對你的道理。在作品中的這面鏡子其實就是戰馬赤兔。在《我愛這藍色的海洋》中,我想大膽嘗試用蘇州評話講述當代軍人的動人故事。作品以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的誕生為切入點,讓講慣了大漠孤煙金戈鐵馬等傳統題材的評話,也能用說書的方式描寫當代軍人可歌可泣的事跡,謳歌偉大時代中軍人的無私奉獻精神。這種嘗試或許能為評話找到一種新思路、新說法。只有作品符合年輕人心理審美和欣賞習慣,才有可能吸引他們走進書場聽一場評話。

這些年來,我還著力創作了很多謳歌英雄、謳歌時代的短篇評話,有贊美新四軍女戰士的《夜走狼山》,贊頌為祖國堅守海島32年的王繼才、王仕花夫妻的《孤島夫妻哨》等,這些作品在各種場合演出超過一百場,努力做到用評話藝術的樣式講好時代楷模和英雄人物的感人故事,用他們的精神鼓舞人、激勵人。我想,這正是我們文藝工作者的時代使命。要努力做一個合格的黨的文藝工作者,盡我所能講好中國故事,說唱偉大時代。

(作者:吳新伯,系中國曲藝家協會理事,評書評話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友情鏈接:

千斤顶或更好1手客服